主页 > www.33889.com >

说说你爱篮球的原因?

编辑:admin   浏览:   添加时间:2016-10-21 23:24

   老实说,因为没有大长腿,我觉得人生充满了忽视。

小学三四年级,我记不起清了。小县城的小镇小学,破破的篮筐,我就望过几次,没高兴去玩。我当时更愿意骑自行车或者去田地里打稻草人玩。

后来升到初中,体育课上,老师让我们练习原地运球。老师背着手走过来,站在我身边,在全班面前夸我的动作到位。我老高兴了。其实之前我都没碰过几次球。受了夸奖后,就想再被夸,就偷偷在家练运球,球绕脖子,绕腰,胯下等等,家门前有个石头型的阶梯,就跳上跳下练弹跳,就默默地练练练,就想再被人,夸一下。这么想被夸的原因嘛,大概是,家里穷,个子不高,瘦,没怎么有同学会搭理我,自卑呗。说回来,可笑的是我当时连NBA是啥都不知道,就知道练老师教的那几个动作会被夸。课后也会去球场玩一下,也都是传球给最会打的,基本没有出手权,输球我还特自责。

这样过了一年,初二的我,球感特别好,运球特别连贯,夸张的说,人球合一的感觉,但上篮特别差。于是,再去球场,也会有几次拿到球,持球进攻几次,就再也拿不到球了,大概他们也知道,我只会原地搞来搞去,过不了人,更不能得分。有那么几次,特别失落。但我好歹也去过网吧了,不应该是黑吧。百度几个篮球怎么过人等等,再看到AI的Crossover,我的眼球就一下放大,就很兴奋,很想跳起来,向全世界宣布,卧槽,你知道吗,他TM太厉害了。过了那天,就用MP4装了几个AI的过人,那P4向同学借的。

模仿就开始了。

不太乐意去球场了,心里想着,等我练好了,你们等着瞧。我家门前是一块水泥地,我老爸是卡车司机,顺便说下老妈是纺织工人。我老爸那车就停在家门前水泥地,我家也没什么邻居,当地人都搬走了,有的空房子都是一些外地人住。所以我放学后就回家在水泥地上练运球,再看看视频,模仿,时而让我妈看看,像不像。因为老妈有时会接一些纺织活搬回家做,这样不用来回跑工厂。那时我就让我妈看我的动作,我妈简直不屑的很:)我却认为老妈懂啥篮球,哼。一开始模仿起来,真是丑,不协调,而且还特别容易掉。但我真是想TM练好,然后去球场装一波大逼,虐死他们。我家走到学校,大概30分钟,走过农田小路,也有马路,也有破烂小桥,石子路,泥泞路都有。我上下学,在路上就练无球的crossover。要是有人在背后看我做动作,我就像羊癫疯或者触电的感觉,很傻。我完全不在意,我都是一个人上下学,也没多少人和我一起回家,就有一个同村的朋友。

有个插曲,我一直念念不忘。初二,家里爸妈感情出现问题,小三那点事吧,一晃都过了这么久了。我和妈妈搬出去租,妈妈也没说离婚,怕还小的我心里有阴影。但事实上,父母常吵架,老爸酒后打人,我和老妈躲在房间里,老爸一脚一脚踹着门,早已击碎了我的童年幻想。说回来,我和老妈总得活下去,我就去一个工厂折纸盒子做帮工,就是课后+暑假,一直到21点左右,还得写作业。老妈就去工厂上班。租在一个人家的顶楼,我还记得马桶还老堵,想到这,鼻头酸酸的。过了一阵子,我也拿到了第一笔工资,800元。我记得特别清楚。那天下午,我把钱给了老妈。老妈抱着我,摸着我的头,没说话。晚上就陪老妈去买点生活品。走在路上,我憋了好久,终于还是和老妈开了口。老妈,我想拿20元买个皮球,最便宜的那种。老妈点了点头。拿到球的那一刻,我感觉生活一下子,踏实了。过了个把月,老爸来道歉把老妈接回去过日子,生活又回到正轨。

初三,crossover有点雏形了,但是右手变左手,容易被一些会打的被断,大家打过球应该懂得。当时我道是寻常,认为防守人比较厉害。我也没太在意,加上我看了一些转身等街球动作,兔子街球教学什么的。开始在水泥地上练一些自己喜欢的动作,穿档,freestyle等,不过真不实用,吃了苦头后渐渐发现自己基础不扎实啊。

初中班上的一个同学,也很爱打球,我和他在小镇为数不多的球场,打了无数次球。医院里有个框,小学后门爬墙可以进去,有个框等等。和他单挑,扳手腕,讨论突破分球的时机等。初三打毕业球赛,我们班一直输球,没错,一直。班上会打球的就是我和他,还都是170上下的俩。他打的比我好的多,他是完全的主力。最后一场比赛,对方班也是差不多弱的,感觉我们可以赢,我们都真的尽力,我记得我穿休闲裤打的,最后裤子膝盖到小腿一大条裂缝,全程跑动最积极,得分零。拿到球就喂给他。他全程得分,紧咬比分,他的身体异常强壮,直到最后几秒,我们只差两分,我们班还有一次球权。他在三分线外一个打板三分,赢得全场高呼,球进,体育老师,即裁判,吹时间过了,判对方班赢。散场。争吵判的公平不,争了,没用。我和他躺在午后还发烫到水泥地,我记得很清楚,我和他都红着眼哭了。

但已经来到高中了,依然是同个小镇里的高中,成绩一直就一般般,也没敢把学习落下,看爸妈那么辛苦,心里实在过意不去。上了高中,我发现还是个子不高,没有大长腿,170cm都不到,也许家里营养跟不上吧。在球场上,我想过人,用crossover,然后就被人断,有时还会有人嘲笑我,有种眼神,想看我出丑那种。那时我心里还蛮不好受的,但却越发想把球练好,想让那些人有一天刮目相看。高一班级赛,自然,我这水平,肯定上不了。我就赌气,也不去看球赛。我依然回家在水泥地上练球,这次我在我家水泥柱上架了一个铁丝,扮演一个球框。可很容易被砸掉,太软了,每次投完篮要去修一下,再后来就不出手了。还是日复一日,练crossover,练反手,练背后。臆想对手会紧逼,有几次把老爸到车窗砸破,把邻居门玻璃砸破,最过分一次,爷爷在门前吹风吃饭,小椅子,小桌子。我自信不会砸到,事实是,爷爷勃然大怒。种种小事都夹杂在当年练运球的日子。

高一寒假,大概是,村里建了一个灯光球场,当然了,不是那种电影里的灯光球场。周围也没什么围栏,球还容易滚进公厕,和草丛。不过我为这个球场兴奋了很久,尽管打球的人寥寥无几。那会儿,我有时晚上看完AI或者Crossover集锦会很兴奋,甚至偶尔穿个拖鞋,大晚上抱个像皮球就往灯光球场奔。有些外地人,在这边打工,开着电瓶车,扎推在那乱打。我也会和他们一起玩,他们不太懂规则,我也不多说。打的非常直白,直白比较形象吧。他们会很认真的防守,一切手段,也会开玩笑似让我教打球,也偶尔模仿我的动作,而我时不时都在普及AI的故事。在那个球场上,我还遇到一个小男孩。没人打球空旷的场地,只有小男孩,10岁的样子,拍着球。我过去问他愿不愿意和我一起玩,他说好。接着我们玩,他要抢我的球,怎么都可以。我从得保证我的球不丢。于是就闹啊闹,他一直拿不到,我也算“欺负”了他吧。哈哈哈。后来他让我答应他有机会一定要教他打球,他只是过年来这边拜年的,所以就回去了。我看着他的眼睛,清澈的眼睛,似乎看见那个热爱篮球的男孩,分不清是自己还是他。我说好呀。

高一到高二,我天天去学校打球。我发现我运球的重心可以控制越来越低了,变向过人变来越容易了,就一招,右手边左手,crossover。一般人第一次防我,会被晃开,特别明显的那种。第二次学乖了,就盯着我变向,我也会随机应变,看情况再用crossover。那时的我,就右手变向,重心低,切入快,幅度大,还是蛮开心。为了进步,我就开始练左手变右手。

真难。

我高三练了一年,但还是感觉球快飞走了,左手控制不住。为此,我高中隔壁班有个182的兄弟,俩人周五下午放学,抱着球,带着笑容,边跑边跳去球场,热闹的半场散场后,我俩开始单挑,老剧本的俯卧撑,然后球场旁边是条河,当然竖了高高铁网,河对面是一家箱包工厂,周五晚上黑黑的,只有对面亮着,偶尔还会传来音乐。我和那兄弟聊着又琢磨哪个动作了,觉得彼此什么需要提高,也会吐槽彼此,也袒露心事。我属于小地方比较普通男孩子,小学里被班级同学当许多人问我家几层楼,有没有钱,当时挺尴尬说了平房,后来那几人笑的厉害,这对我有点阴影,自卑,有的。但这也不妨碍我交到在篮球上交到真朋友,我也相信这情谊,假不了。说回来,我和这兄弟在高中练球切磋,还扬言了以后一定要和AI打一次球,签名等等。他也很喜欢crossover,不过他的动作,预备动作太明显,很好预判,而且重心比较高,是他人高。和他的配合大多都是他高,他负责里面,也是他唏嘘不已的事。我和他一直保持联系,即使不同的地方上大学,依然常约球。

高三复习有段时间,看球比打球多。我高中语文不好数学好,老师安排了一个语文好的女生坐我旁边。我记得有次她看似很认真的问我,你又不高,为什么这么喜欢打篮球?我当时内心蛮难过的,看了看她,转过头,是啊,我又不高,我自己自清楚了。我抬起头,和她说,当我站在球场,运着球,抑或没有,仅仅站在场边,我能感觉到我活着,我整个人有生命。

顺便说说,高三有个事,我一直记得。有次数学月考,在二楼,我考试期间,终于上厕所,因为做的很有信心,就很开心,跑着跳着去上厕所,回考场的时候,也小跑,在走廊上,忍不住,各自假动作,转身,变向,各自剧本,大概几分钟,都是空气球。然后被站在三层的班主任看到了,我们楼是L型的,你可以联想下。我和班主任互看一眼,我脸刷一下红了,马上滚跑了。尴尬,特。后来再见到班主任,他也当没发生过,他知道,我这小子,特喜欢篮球,高考前还嘱咐我,不要因为篮球耽误了学习。对了,嘻嘻,其实说来也尴尬,高中蛮多同届或者学弟,有的给我起外号叫篮球火,当时有部篮球火电视剧特别火,吴尊演的吧。还有学弟问我怎么练的。高中班级球赛,也有参加,都是酱油,全场不会打,硬伤,我这野路子,但是快攻特别快。

他们说我的动作,很像艾弗森的变向。当时我眼角特别湿,特别真诚的笑了。

上了大一,也就普通重点大学,去了稍微大点城市,算是有了城市生活。还是成绩不敢丢,怕老爸老妈失望。刚进入大学,就很想找篮球社,期待那种球赛,想练全场,想练左右手。迎来的先是军训。有次偷偷晚上跑去打球,没什么人的时候,就说,要不,我们俩一起玩一对一吧。不管你厉害不,不管你多高,不管你是谁,来吧。初生牛犊不怕虎,我打的特别自信。战绩也还不错。军训后,发现大学里好像没有高中篮球氛围那么浓烈,不过我依然也还是没什么存在感,上课,下课,球场,宿舍,做作业。也打了学院赛,各自比赛都打了,健身也去了,自己拉赞助搞了雪碧一对一,街球单挑,三分球大赛等,各种大学四年。

大学班级里,男生平均身高170吧,会打球的,能拿分的,估计只有我硬扛了。三对三的班级赛,只有我单打。一路单打,突破和急停跳投,后来也算打到决赛。因为连续打的比赛,决赛没打多久,小腿抽筋的厉害,对方班级最矮是177,最高是188,我也没办法,当时半个学院的人都来了,我们班也没有替补。我躺在地上,队友帮我踩小腿,大家懂的。后来硬上,拖到最后一节,输了十分。对方班级三个院队,也不是说院队厉害,只是球龄稍长吧。我还记得,最后全场的掌声,响彻耳旁。很感动。

还有一回,大二在院队呆着,练球也很勤奋。有一回,上课前,那种大课,一个学院一起上的,偶然听到院队里188那位,即上面那位,在吹自己打球厉害,当着很多同学面。而我在眼里,他属于有着身高臂长,却只知道吹牛,球鞋买来好几学期还新新的,球技真的不敢恭维,进院队全靠身体条件,又因为他瘦,他一般都板凳。说实话,我嫉妒他的天赋,是有的。说回来,那时我也有点急性,就说了句,课后去单挑吧,六个球,你进一球,算你赢。我也没把握,就赌一口气。再后来,还真赢了,他从此特服我。我也常督促他打球,但没有什么用。

事实证明,你不爱打球,捂住嘴巴,但会从眼睛跑出来。

大学三年级的院赛,我有事去不了,当时忙着准备其他事,球赛就缺席了几场。我只打了最后一场。前面几场结束后,在路上遇到一个同学院的同学,他问我,你是不是转学院了,我专门去看你比赛的,怎么你们学院你没上啊。我解释了几句,心里却暖暖的。不管是不是恭维,那次,我着实感受到真的有人喜欢看我打球,深深觉得自己,球,没白练。

还记得,自己头一次晃倒人,是真的倒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做到了,还怀疑对方故意摔倒。最刺激,印象最深最深的那次晃人,是大学最后一个寒假,在家里那边的球场,无聊投篮练习着,和高中182那位约了球。正逢过年嘛,球场总是有很多“新面孔”,猜也是拜年的或是放假归家的。咋呼呼来了一群开电瓶车的小伙子,个个都蛮彪汗。我和182大兄弟聊着聊着就开始分拨开打了。我说我俩认识的,你们分俩给我们吧。后来就这样,一开打,下面他们的人起哄的厉害。防我的184左右,体型蛮大的。我这样子看着就像不怎么会打的,那大汉站我前面,我闭着眼睛都感到他的不屑防守。我慢慢运着球靠近他,我的目光时不时往左看,再突然一下,重心降的很低,几乎都碰着地,crossover后,他一个踉跄,左手撑地,勉强站了起来。他的那群朋友,炸开了锅。我顺利上篮得分。后来他就死死要防我,那我也接受,来啊。


注:大学里有位单反爱好者拍了我过人瞬间,后来我跟他说我能留下这张吗?嗯。防守者181,其他学院队的,当时用完crossover,可以看到他的脚是悬空的。

写不动了。。快进下,大学四年,左右手,传球视野,投篮,上篮等加强了很多。大概就是,左右手变向,换手一步过,prof的一些动作,二次变向,后撤等。感觉写出来是我下意识会使用的。

毕业后,到了美国读书,不要奇怪,家里小贫穷怎么还去美国读书的。大概就是我运气好,成绩还可以吧,大学里,篮球和读书,没其他了。大学里感情更是基本算是一片白纸。总之,来到美国,就很想美国人打球,和厉害的黑人单挑。

也如愿了。

第一次和我打球的,基本他们会说:Man, you just like Iverson, you are so fast, wow good move...等等,一开始我也会脸红,后来就说Thanks吧。也遇到打得很牛的黑人小哥,不会用身体打我,技术打技术。切磋的很开心。现在我还在美国念书,还是很喜欢篮球。

实话说,每次工作学习后,很累很累的时候,去碰碰篮球,即使投一下就好,整个人就会好很多。

我很感谢,篮球陪我度过了,曾经的日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补充下受伤那块,受伤都是在念大学时候伤的,大学那块没细写,快进了。尴尬。说来也是昨晚看了AI名人堂演讲,一晃眼,回忆涌到眼眶,就手机码字写了这些。

说回来,受伤最大的就是,脚踝。那种打法很伤的这个部位。我脚踝左右脚都扭过,老妈很心疼的带我去看过几次医生,结果都是说,别打篮球,好好养就好了。老妈不想我再打篮球了,说我个子不高,消瘦的脸,还学人家打篮球,又激烈还容易受伤。我上高中开始,有阵子身体会出虚汗,第二天起床,床单都是水,用老中医的话说,骨头里的水渗出,原因是身体过度疲劳,为此,藏过我的回力球鞋,也熬过骨头汤给我补身体。至于真实原因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逞强了。我只记得那时,老妈去开高中家长会,我们的高中按照学生成绩排名排家长座位,坐后面的家长自然不是滋味。自己就很想给老妈涨涨脸,不管白天打球累了还是没打,晚上都得把今天的作业干掉,不想拖到第二天,因为想着第二天要多花时间做第一天剩下的,那可能意味着我要提早从球场骑车回家。那样子的高中生活还蛮累的,至少比起初中。累归累,每当我站在球场,即使就是看看人家带球突破,我感到每个细胞再生,热血澎湃。不管怎么说,我还真感谢过去的一切,自己蛮幸运的,至少还能,打球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统一回复:
谢谢大家评论。很感谢,也蛮感动,竟然还有人看。。

想起一个人呆过球场的夜,抱着球,空无一人。想起蓄意挑衅和嘲讽的眼神,恨的牙痒痒。想起独自听皮球入网声,声声悦耳。想起过人的快感,球入网的满足,以及场下的起哄。

愿岁月待你我与篮球安好!



再次谢谢大家一切评论。很感动,我也很理解大家的篮球青葱岁月,拥抱。对于评论区,不能做一一回复,很抱歉,对于几点疑惑,我做几点回复。

我成绩一般般,是真一般般,但也不算差吧,无论在哪个学校哪个阶段读书,都保持自己不掉队,至少保证了前十就好,顾着打球也得顾着学习,我做不到抛弃哪一样。这也一定程度保证了我能有机会去美国念书。但老实说,篮球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我学习的压力。我记得高考开完第一天的科目,有点焦虑第二天考试,于是溜到球场看了会篮球,还记得当时,晚上七点,球场上有捡瓶子的老奶奶,在球场入口卖水的大妈,一排排坐在地上的哥们,满耳都是篮球击打地面的心声,球入网的清脆,还有时不时的呐喊声。那时,仅仅站在外围看了一小会儿,彻底打消了我的考试的焦虑。晚上睡不着就会做做篮球梦。一闭上眼睛,就是一声哨响,我穿着4号,一直是4号,从不敢穿3号。我运着球,护着球,一边找着队友,站在球场的中央,呐喊着挡拆或是来接球。在梦里我也想过绝杀,甚至还会惊喜的从梦中惊醒,对床室友就看着我傻傻突然起了上半身,再躺下。蛤蛤蛤。也是偶尔的事。至于初中比赛,我们那小学校是这样的,老师带个表计时的。不太正规。至于匿名,也无大碍啦,小人物一枚,只是把大家共有的篮球经历写成文而已,至于本人,骨子里还是普普通通的小地方出来的男孩子,有点自卑,有点偏执。匿名更好,显得文子更纯粹,简单。

我不是一个贪多的人,如果大家看完能感到,“你不是一个人”,我就很知足。



同样那句话,

要是喜欢,即使捂着嘴巴,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。


最后,致敬,Allen Iverson,Hall of Fame.

相关资讯